以下是《獅子神腳下的影院》故事續寫的作品,看原文請按這裡
姓名 學校 題目 最近投稿日期
簡孝齊 --- 精心布局 31-12-2010
 

  「與其喋喋不休地爭論,不如當面向那位導演問個一清二楚。」驀然,一個頭載深黃鴨舌帽,身穿黑色短袖汗衫及寬鬆牛仔褲的「八十後」青年在人群中緩緩走出來,泰然地說。他手上的懷舊金錶閃射著燈光,刺眼的光芒不禁教獅子神從憤怒中回過神來。

  售票處頓時靜得連一根針跌在地上的聲音也可聽見--大家的腦海浮現出一個大疑問︰為什麼要花時間跟那位導演理論?有人惡狠狠地抱怨:「外面是個熱烤爐,我用不著為了如此垃圾的電影而辛苦走一趟。」

  思索一輪後,鼓譟的人群中只有一半願意跟隨那位青年,前往城市唯一的製片工場。

  行走途中,獅子神蹙起眉,心忖:其實表達意見是公民的權利,怎可因為炎熱天氣而捨棄不顧,太不智了!太不智了!側身一望,獅子神瞥到的是為了追尋道理的「八十後」,他們那顆熾熱的心比朝陽更要熱力四射哩!

  「抵達目的地了!」一個汗流浹背的「八十後」青年吆喝。

  當「製片工場」四個鮮活大字映入所有人的眼簾時,獅子神的心情突然有點凝重,一方面祂恐怕導演拒絕接見;另一方面,祂的心房呯呯地跳,帶領他們來的青年手上所佩戴的金錶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,然而祂說不出何時有一面之緣。

  獅子神的思緒像一只斷線的風箏,被一把甜美的嗓子忽然扯斷。

  「各位,我是這裡負責招待大家的的秘書--美美。相信大家都汗如雨下,來吧!喝一杯冷開水解渴吧!」這位一副公關模樣的秘書,一馬當先平息眾人的「熱氣」。

  正當獅子神從美美手上接過杯子時,衪仔細端詳美美的輪廓,似曾相識的感覺再度飄浮在心房內。美美的眼神是閃爍的,遊走不定。

  「究竟那個佐治魯卡斯肯接見我們嗎?」、「究竟阻住我卡車是否在這裡?」呷了多囗冰涼的冰水後,眾人如機關槍般你一言我一語,會客室是吱吱喳喳的鳥籠。

  「說起來,那個載黃鴨舌帽的青年往了哪裡去?」有人驚訝地問。

  「說不定有人『有頭威無尾陣』,怕得落荒而逃。」另一人揶揄了他一番。

  獅子神言之有理地反駁:「我明明見他……」美美見狀即道:「佐敦魯卡斯先生正在來了!」

  「什麼?」眾人異囗同聲地問。美美立即意識到問題所在,並自圓其說:「我是指佐治魯卡斯先生。呵呵!我只顧著之後去購物,真是抱歉極了。」

  「是佐治魯卡斯先生,不是阻住我卡車。」其中一人恍然大悟。

  事實上,那種凝重的感覺在獅子神的心房一直亂竄,但祂仍希望自己是多疑而已。

  說時遲那時快,佐治魯卡斯先生已經來了,「我已經完全理解事情的盤根錯節,我估計是溝通上的協調出錯導致今次不愉快的事件,為表示歉意,我會提供一次升級加強版的互動電影。」佐治魯卡斯先生流露出悔疚的神情,但一絲狡黠的笑容滑過他過分端正的面龐。

  眾人浩浩蕩蕩進入工場的「試映院」。燈光徐徐黯淡,布幕拉開後銀幕上顯現了戲名:「戲如人生」。正在此際,突如其來的鎖門聲把大家嚇得彈起來,「我們怎會被困?」、「沒可能的,放我們出來。」

  「大家稍安無躁,我只是想營造一個與世隔絕的環境。還有一點,這齣互動電影所發生的事情是跟現實互動,萬一出了什麼意外,現實世界也會隨之改變。」天花板上傳來佐治魯卡斯先生猙獰的笑聲,在座「八十後」青年無不驚慌。

  「這次完蛋了!我們真是自掘墳墓啊!」剛才揶揄別人的青年歇斯底里地尖叫,獅子神一定要站出來:「首先,我們不要自亂陣腳;其次,人總會遇到挑戰,只有懦夫才會選擇逃避和埋怨。」

  語畢,看來激將法真是成功--那青年再不抱怨了,電影也開始播放。

  獅子神跟一眾「八十後」青年置身在都市議會的議員席,一位議員正在發言:「我建議以後所有的議案都不需要考慮八十後的意見,他們的意見沒什麼建設性。」另一位議員趁機火上加油:「是啊!八十後只會耗用社會資源。」主席遂問:「八十後議員,你在表決前有沒有補充發言?」

  剛才揶揄別人的青年勇敢地說:「這位議員,你錯了。社會需要多元化的聲音才可均衡發展,正如城市裡的中菜館及西餐廳,它們是互補不足。」

  另一位八十後青年說:「八十後對社會也有很大的貢獻。我們重視集體回憶,文物,這點是大家向來遺忘的,正當大家密集建設新穎建築時,其實我們更需要舊有建築的溫馨歲月,所以我們才要捍衛。」

  「說到底,大家只是從不同角度建造美好城市。」

  獅子神待眾人安靜下後說:「這兩位議員,我應該稱呼你們為雌雄狐狸,麻煩你們不要裝蒜了,狐狸先生,你那只金錶出賣了你的身份。原本我都不能察覺,但事情愈發展,愈勾起我的疑心。我最後才記起你們正是被天堂神探通輯的雌雄狐狸,撕下你們的面具吧。」

  繼而,衪大發雷霆,「為什麼要處心積慮傷害八十後青年?你們真是『浪費』了由電影院到現在的佈局!」雌雄狐狸頓時被獅子神的怒吼嚇得屁滾尿流,撞到大柱並暈到。

  一眨眼,狐狸所施的幻術已破滅了--眾人躺臥的只是一堆禾稈草。

  夕陽西下,華燈初上。八十後青年誠意十足地向獅子神致謝,其中一人給了祂一張入場券。

  獅子神緊握著名為「保育嘉年華」的入場券,扔下電影戲票,意味噩夢似的一天已結束,邁進光明的新一天。

 
 

 

 
 
 
 
 
(c) 麥苗教具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